結婚19年 妻子病了17年 他用不離不棄詮釋“真愛”

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    三秦都市報—三秦網訊 (記者 宋雨 實習生 杜豆)結婚19年,妻子病了17年,這讓49歲的趙海洋覺得,他的婚姻生活像是在“打怪獸”——一個打跑了,另一個又來了。他的手機里,記錄了妻子張進芳每次進出不同醫院的日期,小到扎留置針,大到做開顱手術,僅放射治療,就持續了10年。

                QQ圖片20190306204634

                趙海洋幫張進芳做康復治療   記者  黨運 攝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去年10月,張進芳第五次做手術。進手術室前,她給趙海洋留下遺言,“如果我下不了手術臺,就把我的器官都捐了吧,我不能再折騰你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賣掉房子 給妻子治病
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趙海洋從臉盆中擰干毛巾,把14樓的樓梯扶手,上下擦了一遍。這是張進芳每天都要進行的一項康復鍛煉。扶著扶手爬樓梯,9個臺階,走上去,再下來,以此訓練肢體協調功能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出院近5個月,她剃光的頭上,已經長出了頭發。剛走完一個來回,額頭已經冒汗了,“現在不能和年輕時比了。”年輕時的張進芳很能干。他們家中有一張拍攝于2000年的婚紗照,兩人男才女貌,堪稱神仙眷侶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結婚兩年后,張進芳突然犯病,被診斷為腦膜瘤。這一年,她27歲。腫瘤位于腦部功能區,且腫瘤中央包裹著大的血管,手術風險非常大。加之當年的醫療條件有限,包繞血管的部分腫瘤無法全部切除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2006年,腦瘤復發,受腫瘤生長壓迫,她得了繼發性癲癇,最甚時,一天發作7次。考慮到再次手術的風險太大,在空軍986醫院(由原323醫院和451醫院組建而成),張進芳接受了超級伽馬刀放射治療。“每次住院都得一個月,整整10年。”趙海洋說,兩人結婚時,在吉祥村有一套房子,為了給妻子治病,他將房子賣掉,至今租房子住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放射治療及大量服藥同時帶來另一個后果——兩人至今都沒有孩子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每換一個地方 都把妻子帶到身邊
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趙海洋在工程項目部上班,工作地方經常變換。為了方便照顧妻子,他每換一處地方,都把妻子帶到身邊,端湯送藥、洗衣做飯,照顧妻子的吃喝拉撒睡,“到處租房子住,搬家搬了近20次。”

                QQ圖片20190306204721

                “你在就是幸福,再苦也幸福”  記者  黨運 攝 

                最艱難的是2016年。當時,趙海洋意外受傷,妻子在家沒人照顧,無奈之下,他和妻子一起住院,住同一個病房,“每天守著她,我心里才踏實。”

                2016年,張進芳的病情加重,她的右側身子幾乎偏癱,連說話都非常吃力。她想到了輕生。“安定片攢著,趁著家里沒人,一次吞了100片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空軍986醫院神經外科博士趙永博記得當年見到張進芳時的場景,“她當時坐在輪椅上,每次只能說一個字,腫瘤生長導致顱骨畸形并侵犯到頭皮,整個頭顱像山地一樣凹凸不平,為此,她只能燙著卷發。”趙永博向三秦都市報記者坦言,當年距離第一次腫瘤切除手術,已經過去了15年,如果要進行新的手術,難度非常大,“腫瘤全切倒不難,難的是原來的頭皮嚴重攣縮,重新鈦網修補后,傷口愈合的困難可能比想象中更大。”


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四次大規模手術 恢復得很好
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讓趙永博深受感動的,是夫妻倆多年來不離不棄的愛情故事。他積極聯系醫院的上級醫院——西京醫院整形科和神經外科,兩家醫院共同成立了專家組,制訂了3D打印鈦網修補技術方案,并利用頭皮擴張器擴張攣縮的頭皮,全力以赴救治,“一定要讓她享受到最先進的治療技術,讓她樂觀、有尊嚴地生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趙永博醫生上門檢查張進芳病情   記者 黨運 攝

                趙永博醫生上門檢查張進芳病情 記者 黨運 攝
                    

                從2017年10月到2018年10月,由趙永博主刀,張進芳先后完成了腫瘤及變異顱骨切除、頭皮擴張器植入、鈦網修補、皮瓣轉移等四次大規模手術,術后恢復得非常好。

                今天,趙永博到張進芳家中做回訪。“我是一名軍醫,不但要給你治好病,還要讓你有尊嚴、有愛地活下去。”他給張進芳說,這17年的求醫路,讓人看到了愛情最美好的模樣。

                張進芳笑著笑著,突然哭了。“我這一輩子,苦;你這一輩子,也苦。”她給坐在身邊的趙海洋說,“我苦,是因為身體不好;你苦,是因為被我拖累了。”趙海洋站起來,給妻子遞上一張紙巾,“不哭了,你在就是幸福,再苦也幸福。”《我把“大西安”讀給你聽》

                [責任編輯:范為民]

                广东快乐十分预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7星彩走势图预测 福彩快三是正规的吗 浙江61开奖号码 足彩19093期专家分析推荐 亚运会3v3篮球比分 vr赛295号码 体彩虚拟足球开奖查询 五星组选120怎么玩 江西新时时组三全选 谁有好的彩票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