貴州的哥向乘客“討書”7年 共捐贈圖書13萬本

                社會 新京報 2019-03-11 06:42
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      核心提示: 一次機緣巧合,讓貴州貴陽的出租車司機余太湖多了一份“兼職”——向車上的客人“討書”。“討書”多年,技巧早已熟記于心。拉到客人后,余太湖先是套近乎,“你書讀得多不多啊?”如果得到肯定的答復,他就追問乘客,愿不愿意捐書給山區的學生看。

                點擊進入下一頁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余太湖在蒲公英圖書室里。受訪者供圖

                點擊進入下一頁

                余太湖正在與學生交流。受訪者供圖

                一次機緣巧合,讓貴州貴陽的出租車司機余太湖多了一份“兼職”——向車上的客人“討書”。“討書”多年,技巧早已熟記于心。拉到客人后,余太湖先是套近乎,“你書讀得多不多啊?”如果得到肯定的答復,他就追問乘客,愿不愿意捐書給山區的學生看。

                收到的書,余太湖會篩選一番,挑出適合中小學生閱讀的課外書,捐給貴州山區的孩子們。

                一討7年,余太湖因而“出名”,他當選央視的年度慈善人物,獲中華慈善獎。名聲在外,收書更容易,也就更多了。截至3月,余太湖捐贈圖書已達13萬本。除了捐書,余太湖還發起成立了助學中心,一對一幫扶貧困學生,目前已收集了527個需要幫助的孩子信息。

                3月9日他資助的學生蘭蘭當上了幼兒園老師,這是他幫助的孩子中第一個找到工作的。

                打工20余年 深知沒文化的苦

                余太湖家里兄弟姐妹有7個,他排行老五。17歲初中畢業時,因家里條件不允許,沒法繼續上學,余太湖背上行囊,便從貴陽老家前往廣州打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農村小伙去城里務工,找一份工作容易,但想要做好和留下很難。余太湖告訴記者,他做了11年汽修工后又開了11年的長途汽車,其間因文化水平有限,碰壁諸多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學汽修時,我去買汽車配件,上面有一行英文字母,我不認得,最后連個螺絲都沒買回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當長途貨運司機時,余太湖需要往返貴陽和廣州,在沒有導航的年代,迷路成了家常便飯。“那時候只有BB機能跟人聯系上,我不會說普通話,連路都問不到。這對我的打擊很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打工時的這兩次經歷,在余太湖的記憶中比少年時期的饑餓留下的印象更深。“不要說工作能力多強,和人交流都成了難題,我還怎么打工,怎么做事情?這都是沒文化帶來的苦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由此他還想到了更多。“貴州的山區里還有很多比我小的孩子,他們將來會面臨著更嚴重的問題,或許會因為知識的匱乏,連生存都成問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討書”7年 技巧熟記于心

                2006年,余太湖成為貴陽市一名出租車司機。打工時的經歷,讓他決定,該做些什么了。在余太湖的樸素價值觀里,多讀書總是有用的,于是親朋好友家里的舊書成了他最稀罕的東西,他討書捐給山區的學生們。

                起初,他收集書的對象主要是朋友、同學和親戚。2012年10月,余太湖正開著出租車,路上接到朋友來電,詢問他收來的書要送到什么地方。掛掉電話后,車上的乘客起了好奇心,問余太湖為何收書。了解情況后,乘客建議,“你可以一邊跑車,一邊找乘客討書嘛。”一句話點醒了他,原來還可以這樣收書。

                余太湖照做了,由此一討就是7年。

                如今,余太湖在當地已成小有名氣的“討書的哥”,討書技巧也熟記于心。拉上客人后,他先是套近乎,“你書讀得多不多啊?”如果得到肯定的答復,他就追問乘客,愿不愿意把適合中小學生看的書捐給山區的學生看。

                收書并不容易,問一百個人,只有一兩個真的愿意給。“好多人都是說得好聽,但是后來就沒有音信了。”而收到的書里,適合中小學生閱讀的課外書也不多。“我自己會先挑選,不適合學生閱讀的和內容不健康的都會扔掉。世界名著、描繪山川江河、故事類的圖書,是首選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每當書攢到一定數量,余太湖就把它們放進車子后備廂,送到山區的學校里。

                越來越多的人加入捐書隊伍當中

                如今學校的師資,相比余太湖上學時,已經有了很大變化。老師講課時不再用濃濃的貴陽話,課堂上的讀書聲也是一片普通話;只認得幾個字的人不再能當老師,要有真才實學方能勝任教師職務。校園環境變化更大,貴陽市近年對山區教育投入很大,很多學校獲得翻修。

                基礎設施跟上來了,但圖書閱讀資源還是較為缺乏。“很多學校的圖書供應還是不到位,這幾年來我們一直在盡量給學校送圖書。”余太湖覺得課外書籍對孩子們的成長有很大幫助,“能讓孩子們的視野更寬闊,我希望孩子們能通過讀書,對外面的世界有更多的憧憬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因為捐書,余太湖出了名,當選央視2017年的“年度慈善人物”,2018年獲第十屆“中華慈善獎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媒體報道后,余太湖名聲在外,因而收書越來越多,也開始有人加入幫忙收書。

                如今,余太湖不僅僅收到舊書,還有很多人在網上購買新書郵寄過來。“上次深圳、東莞那邊的幾個好心人,一次就捐贈了5個小型圖書室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覺得只要去做,只要去捐,總會積少成多的。當初根本沒想過能有十多萬本書,但現在回頭一看,就是一天天積累起來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目前,余太湖已經累計捐贈13萬本書,56個圖書室,其中2個圖書室正在建設,即將完工。

                成立助學中心幫助更多學生

                余太湖的助學慈善事業,如今已經不止是捐贈書籍和學習用品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一開始是一個人,后來有了一個團隊,2018年,貴州眾恒助學中心(下稱眾恒)掛牌成立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曾經有人說我就是為了炒作,為了出名,這是讓我感到壓力最大的一件事。我頂著這些風言風語,一直走到今天。”余太湖表示,雖然類似的聲音比較少,但一直有人會這樣說,自己會用行動去證明。

                余太湖介紹,目前眾恒已收集了527個需要幫助的孩子信息,并尋找愛心人士對他們進行一對一幫扶,收集信息和幫扶工作還將繼續。

                眾恒目前困窘于資金不足,余太湖說,“需要幫助的學生太多了,我家庭條件有限,更多是通過愛心人士幫助他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2019年2月27日,余太湖的朋友圈里曬出了一封感謝信,信的最后,小學生孫鑫鑫寫道,“謝謝您們,是您們溫暖了一個個無助孩子的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3月9日余太湖資助的學生蘭蘭當上了幼兒園老師,這是他幫助的孩子中第一個找到工作的。

                開心之余,余太湖也覺得愧疚,愧疚為孩子們做得太少。“從2012年開始做到現在,不是說有多大成績,但我至少做了這么多事。如果早十年,早二十年這樣做,我還只有這點成績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余太湖的愧疚,還在妻兒身上,因為經常不在家,無法陪伴他們。

                余太湖告訴記者,捐贈圖書室的愛心人士,有資格為其命名,后山鎮幸福小學的圖書室,名叫“蒲公英圖書室”,余太湖站在金色的牌匾前,褲腿上還有搬書時落下的灰塵。

                太陽照進小小的圖書室里,也將在某個秋日里曬干蒲公英,等待風過田野時,種子便散落在遠方。

                遠方,就是余太湖給予孩子們的精神世界。

                新京報記者 王瑞文 實習生 王佳珺

                [責任編輯:張帆]

                广东快乐十分预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辽宁三十五选期开奖 山东11选5走势图历史 精准人工计划 北京pk10开奖记录网站 天津时时有漏洞 秒速时时彩是合法的吗 赢钱游戏 11选5河南最新开奖今天 足球指数怎么分析 天津时时彩精准计划表